年年要承诺要改

2020-07-01 03:39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湖北省武汉市2014年电视问政昨晚拉开大幕。投资2000万元修建的公园咋就变成了污水沟?居民住了5年的房子居然是违建楼!东湖风景区违建的水上餐厅怎么越拆越豪华等等,就在昨晚,来自武昌、江汉、汉阳等9个区的区委书记坐进电视台的直播间,就一个个市民提出这些尖锐的问题,首次作为“考生”,接受第一轮电视问政。当然这个“考生”是打引号的。不过,对于这些新“考生”的登场表现,现场不少观察员说问题不少。

汪婆婆:我能理解,我能答复,我怕不施行,我就怕再拖下去,能不能实现,能不能叫我们搬迁我才相信、我才满意。

这样的场面在昨晚的问政现场多次出现。不仅短片中的当事人对一把手的承诺依然心存疑虑,对9位书记的当堂表现,观众评委们也满意率并不高,江岸区以75.49%的满意率拔得头筹,排名垫底的洪山区满意率仅为29.49%。

今年是武汉市掀起治庸问责风暴以来的第六次电视问政。乔新生认为,涉及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的问题反复出现,值得反思。

张卫国:对这类成因比较复杂的历史文化建筑,我们不能简单的一拆了之,必须拿出彻底解决的办法。

昨晚,武汉电视问政聚焦基层干部作风问题,青山区1000多户棚户区居民何时才能住上新房?江汉区闹市中心的臭水塘为什么存在14年?持续2个小时的问政,共向嘉宾抛出了13个问题。但9个区“一把手”的现场答复不能让当事人和在场的嘉宾满意,青山区的汪婆婆在破烂不堪的棚户区住了60年,对于区委书记黄家喜的现场承诺依然表示怀疑:

乔新生:马后炮现象是电视问政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记者发现了问题之后,他才承诺去改正,如果要是老这样下去的话,就会形成审丑疲劳,而不是审美疲劳。为什么呢?你想想我们年年发现这些问题,年年要承诺要改,结果就是改不了,这本身就成为我们反思的问题。

曹裕江:我作为汉阳的区委书记,我首先做工作的检讨,之所以没有得到整治,在这两年的管养期当中,施工单位没有尽到管养的责任,而且是市级建设的项目,所以区里的协调力量毕竟缺乏直接性。

王观松:转变干部作风真动真格的话,现在需要做一件事,所有群众反映的问题不要等到治庸问责、电视新闻媒体曝光再去重视它,走在群众前面,自觉把群众赋予的权利天天琢磨,深入群众中,就会感觉到无穷的力量。 (记者 何瑛 向秀)

主持人:但是我们觉得挺奇怪,既然既没后台,又没背景,为什么在2006年以前还每年给他拆一拆,您经手之后,我们却没有看到任何动静?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叶青还认为,这次问政最大的特点就是各区一把手到场接受问政,按理说相比以前规格更高,但答复套话多、实话少:

在昨天的节目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汉阳区投资2000多万元修建的新区公园。因为疏于管理,被污水浸泡,成为泽国。公园垃圾没有及时清扫,公共设施损毁也比较严重。而相关部门互相踢皮球现象,则让直播现场的部门一把手们表情尴尬:

主持人:曹裕江书记,公园从媒体报道它移交导致没有管理的现象到现在都已经过去2、3年时间了。这样的现象,您作为区委书记应该不会没发现?

乔新生:我们是不是现在有了电视问政之后,我们才去问责,我们的当地的政府部门、主管责任人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官僚主义、形式主义、本位主义,看起来很空,但是我们今天的电视问政都提出来,看到了里面存在的问题。

现场观察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乔新生:我表示道歉,我感到很痛苦,然后我尽快去解决,我争取能够拿出一个解决方案,你看这就形成了新的八股,新的形式主义。

叶青:因为书记在场,他就是管这些失责的不作为的人,干部提拔怎么用怎么处理,这些是书记管的事。书记应该表态的,可是大家都没表态这个问题。

黄家喜:我表两个态。第一就是剩下的2758户一次性解决,第二加大力度尽快给予解决。

在武汉东湖风景区,一座违章搭建的水上餐厅,拆拆建建数次却能越盖越豪华,木头结构变成了钢筋混凝土,餐厅门口还建起了停车场。风景区的违建为什么越拆越牢固?在节目现场,东湖风景区工委书记张卫国的答复让人无法信服:

张卫国:根本的办法就是景中村的改造,要求业主迅速整改,动员业主,对水上部门自动拆除,如果逾期不拆我们将依法强制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