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60元可使用1g的流量

2020-11-19 15:18

“这么多年,物价翻了多少番,只有通信资费是一直下调的。”南京移动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现有考核压力下,资费几乎降无可降。“网费下降后,运营商可能会提升话费,羊毛出在羊身上,民众依然得不到实惠。”

该工作人员表示,去年仅移动一家的收入就达6000亿,净利润达1300亿,利润率超过20%,的确还有降价空间,但电信、联通的利润率只有5%,一味降价,可能会导致亏损。降价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最主要的还是要调整资费结构,让它更加合理,比如取消长途费、漫游费等。

“网络提速,技术完全不是问题,症结在于体制的制约,行政干预和绩效考核捆绑住它们的手脚。”业内人士王宁均认为,虽然国内经营网络的市场主体有4家基础运营商和多家民营网络转售商,但这些企业并没有完全、充分开展竞争:基础运营商占据“源头资源”,转售商不放弃丝毫牟利契机……此外,三网合一的进程缓慢,导致市场发育不健全。

而现实情况是,固网宽带格局为“北联通、南电信”,手机4g上网则移动独大,几家运营商很难渗透到对方阵营中去。

不少人认为,与韩国、新加坡、欧美等国家和地区相比,甚至与一些发展中国家相比,国内的网络又慢又贵,是运营商发展不平衡惹的祸。新浪网曾发起“当前网速慢费用高的原因”调查,85%的网友认为应归咎于“三大运营商搞垄断,缺乏真正的竞争”。

记者了解到,其他运营商都在采取类似的降资费政策。江苏电信负责人表示,除了推出手机上网流量包“70元包2g”以外,还推出“49元包2g”“购4g手机送12g流量”等优惠活动。江苏联通也提供了“流量双封顶”的政策,最高60元可使用1g的流量。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民资入场还有一些担忧,如通信政策对民资的开放程度、民资进入通信后的话语权比重。另外,民资从运营商处批发资费流量,价格制定、市场规范也需要工信部尽快出台相关政策。

可见,国内运营商竞争也很激烈,资费一直在下调,只是没有用户预想的降价速度快而已。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人口3亿多的美国拥有数百家移动网络运营商,人口12亿的印度也有十几家移动运营商。因此,有着近14亿人口的中国,属于“高度集中的市场”,可以也应该纳入更多的移动网络运营商,以此破除行政垄断,允许民资进入市场。

“突破口有两个,一是加大投入,二是采用更先进技术。”资深评论专家项立刚认为,要加快宽带中国战略实施,提升网络速度,尤其农村和偏远地区的宽带建设,仅靠运营商自身努力远远不够,因为运营商受到利润指标捆绑。国家应该给予积极扶持和资金投入,或者通过各种优惠政策,调动更多的资金投入进来。

记者发现,采访中运营商人士多次提到建设有线宽带的巨大成本,比如仅仅南京六合一个区的基站运营,每年电费支出达1000万元。可见,“资金”是运营商提升宽带品质的关键。

“工信部虽然连续发文、召开发布会表态要加快4g建设、大幅提升网速,但目前还在研究制定办法,我们也在等总部的消息,一些政策措施的细节明朗化了,才会有大的动作。”昨日,江苏移动负责人坦言,虽然大幅度动作目前不会有,但从2013年12月20日移动推出4g服务以来,一直着力优化资费结构,多次大幅度下调流量资费。从去年6月开始,江苏移动的流量套餐中,50元可以包1个g,70元可以包2个g。该负责人透露,目前江苏移动的流量提醒短信月均发送量已达1.4亿条。偶尔流量超了也不用担心,用户可以办理10元包100mb的“流量安心包”。

南京电信一位工作人员则认为,降流量费前,需先降低绩效考核标准,减少小区、校园的入场费,减少巨额营销费用支出。

王宁均指出,仅仅依靠反垄断法或者督促工信部和运营商,很难消除积弊,取得明显成效。除了进一步开放市场,电信监管方也要继续建立携号转网、互通互联等保护竞争的规则体系,尽快制定与国际接轨的《电信法》才是王道。“免费的东西用多了,拥堵也是必然的,比如节假日的高速公路。这种情况下,我们反而会付出更多的代价。因此,运营商不能跑偏,不能一味追求免费。”

4月28日,工信部介绍第一季度工业通信业发展情况时,表示将从加大投入、引入民资、推动老旧小区改造、加大共建共享力度、加强管理以创造资费下调空间5个层面,解决网络“用得起”“用得好”的问题。记者昨日从我省本地运营商处获悉,省内上网将维持一定幅度的提速和降价,时间基本都选择在5月17日(世界电信日)左右。

4月中旬至今,记者陆续收到各大通信基础运营企业将启动“提网速、降网费”促销活动的宣传稿件。不管是为了炒热世界电信日,还是表态落实“总理关切”,相信电信日全国将会上演一场“降价促销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