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在各区域间形成协调发展

2020-11-09 09:28

四大自贸区的挂牌,标志着我国对外开放、深层次改革的战略布局已然构建完成。这四大自贸区将立足国家总体战略,充分发挥自身优势,为“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一体化、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深度融合、两岸经济发展等,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实现多层次、全方位的发展

广东自贸区强调了粤港澳概念,明确提出依托港澳、服务内地、面向世界,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促进内地与港澳经济深度融合,深入推进粤港澳服务贸易自由化,强化粤港澳国际贸易功能集成,探索构建粤港澳金融合作新体制等。值得一提的是,在深化粤港澳合作方面,广东自贸区建设相关事项纳入粤港、粤澳合作联席会议制度,相向互动,在cepa总体框架下,探索对港澳更深度开放。广东自贸区有望在金融改革中推出更多的新创举。广东自贸区的重要任务就是探索更开放、更便利的国际投资贸易规则。

2.0版上海自贸区由保税区、张江、金桥、陆家嘴、世博5个片区构成,应该在各区域间形成协调发展,提高整体竞争力。一是要思考如何与“四个中心”建设和全球科创中心建设结合起来,加速建设一批高能级、面向国际的金融、贸易、航运平台和创新平台,把金融创新和科技创新作为上海自贸区的重中之重。二是完善组织架构,扩区之后的上海自贸区管委会,已正式推行“双主任制”的领导架构,从而起到更高效管理和建设自贸区的效果。三是推动上海自贸区建设与长三角乃至长江经济带发展有机结合。

行政精简化。即政府职能转变为事中事后监管制度。按照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的要求,转变政府职能,简化审批程序,以综合监管和法制化管理为主,提高行政透明度,积极探索建立与国际高标准投资和贸易规则体系相适应的行政管理体系。可以预见,未来四大自贸区内,会不断实践“小政府”和服务型政府,实行高效的市场化宏观调控和管理,理清市场和政府最优边界。

金融国际化。金融行业在自贸区受益面最广,而且未来自贸区金融方面的发展愿景也很大。四大自贸区在金融方面的试点内容主要包括利率市场化、汇率自由汇兑、金融业的对外开放、产品创新等,也将涉及离岸业务。自贸区推动离岸金融业务,拓宽外商金融投资范围,包括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设立外资银行,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与外资金融机构共同设立中外合资银行。人民币国际化方面,自贸区将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对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进行先行先试。

投资自由化。自贸区要成为改革的桥头堡、排头兵,要自始至终采取高标准的投资规则,第一是公平竞争的政策,第二是整个过程的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管理。基于负面清单的准入前国民待遇要求是投资自由化进程中的核心议题。从国家战略的角度出发,负面清单需要兼顾bit等一系列国家谈判,以及国际投资贸易规则的新变化,四个自贸区使用同一张负面清单,体现我国新时期的国情与特色。

中国四大自贸区的挂牌,标志着我国对外开放、深层次改革的战略布局已然构建完成,往前走,还要进一步理清各自的战略定位。

(周汉民 作者为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市社会主义学院院长)

4月20日,国务院发布中国四大自贸区负面清单,4月21日上午,广东、天津、福建自贸区统一挂牌。听到这一重大消息,看到这一重大决定,我极为宽慰。自贸区“雁阵起航”,决不能迷失方向,而方向就是党中央、国务院以自贸区引领全国深层次改革开放的决定。

从国家层面考虑,福建自贸区最大的战略意义在于对台,以“对台湾开放”和“全面合作”为方向,进一步深化两岸经济合作,一来吸引台资入驻,二来便利与台湾的经贸往来,促进两岸经济和人员更好地融合。福建在对接台湾产业、加快两岸产业融合方面独具优势,因而福建自贸区需要扩大对台服务贸易开放,以此进一步促进服务要素的自由流动,推动海峡两岸经贸的深度发展。在金融创新方面,两岸跨境人民币业务是福建自贸区金融业发展的一大特色和未来方向。

总之,这四大自贸区都将立足国家总体战略,充分发挥自身优势,为“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一体化、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深度融合、两岸经济发展等,探索新途径、积累新经验,实现多层次、全方位的发展。

自贸区是撬动中国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支点,要发挥试验区、桥头堡和排头兵的作用。四大自贸区都将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扩大投资领域的开放、推进贸易发展方式转变、深化金融领域的开放创新、完善法治领域的制度保障等作为主要任务,涉及行政管理、贸易、金融等领域的开放政策,具体体现在:

贸易便利化。监管上采取“一线逐步彻底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区内货物自由流动”的模式。自贸区势必还将进一步推动贸易便利化,同时提升贸易开放程度。更重要的是,还要一并推进与自由贸易相关的服务贸易的发展,如包括航运、贸易及相关服务业的开放,一定程度上放松现有的贸易壁垒,推动区内要素转移、资源配置。贸易便利化既是自贸区建设的目标和任务,也是自贸区对接国际的手段和方法,是推进改革和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的重要标志。

天津自贸区将着重于制造业和商业物流的并重开放;天津市是综合改革实验区,中央赋予天津先行先试政策;天津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一极,天津港是京津冀最大的综合性贸易港口,在京津冀吸引外资过程中发挥引擎作用。此外,由于金融业的业态和体量规模等都与上海不同,天津自贸区金融创新的侧重点也将有所区别。如果说上海作为金融中心是总体金融实验,天津自贸区则要发挥在融资租赁领域的潜力,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服务。